首页  新闻  行业  人物  企业  生活  English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专家解读
 

沙特王储新政的能源地缘政治影响

2018-04-12     来源:中国石化杂志2018年第3期
石化新闻

 

马 宏

摘要:新王储力图振兴沙特的种种努力,给正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企业提供了投资获利的新机遇。

世界头号石油出口大国沙特政局最近风波迭起,吸引了广泛的关注,将对国际地缘政治特别是油气市场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2015年初,沙特年轻的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 他的父亲老萨勒曼国王继位三个月就废黜了时任王储,立侄子小纳伊夫为王储兼内政部长,任命他的儿子小萨勒曼为副王储兼国防部长。 外界当时就有猜测,这样的职位安排是为其儿子最终上位造势铺路。 不出所料,2017年夏天,老国王再度废黜侄子王储,把王储桂冠转到自己的儿子头上。 小萨勒曼的王储地位由副转正,开始接管沙特国家的军、政、经大权,为进一步登上王位做最后的准备。 中国有句老话“新官上任三把火”,说的是新上任的掌权者总会大刀阔斧地推出有力举措,打开施政新局面,实现谋划已久的从政愿景。 刚刚由副转正的新王储萨勒曼也不例外。 他一改沙特王室几十年来一贯的保守与迟滞作风,接二连三出台了一系列开放、强势的新举措,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都搅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

第一把“火”是发起经济领域的改革与转型

近几年国际油价低迷,沙特的国家财政收支日益陷入不平衡的困境。 针对这一严峻局势,2016年4月25日,还是副王储的小萨勒曼主持提出了名为《沙特2030愿景》的国家发展规划。 该规划旨在降低沙特对石油的依赖,从而振兴经济发展。 规划为沙特确定了“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全球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等三大目标定位。 其重要的改革举措有:国有资产私有化,开发矿业,发展朝觐旅游业,削减各类国家补贴,发展可再生能源,扩大外国直接投资,降低失业率及提高非石油贸易等。

《沙特2030愿景》行动计划的核心,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上市计划。 早在2015年,萨勒曼王储就提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商业”,应该将沙特阿美从国家石油部拆分出去。 为此,他亲自出任了沙特阿美这次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上市行动IPO的负责人。 新王储的如意算盘是,沙特阿美上市后,国家持有的沙特阿美股份未来将转移给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使该基金的资产扩充到超过2万亿美元的庞大规模,基金投资所得收入将帮助沙特缓解油价下跌造成的财政紧张问题, 更能把大部分发行所得投资各种经济多元化项目,提升沙特的科技和工业,降低对石油收入的依赖,最终实现沙特经济转型。

随着新王储的确立,原来沙特王室部分成员对沙特阿美上市的反对和疑虑被扫清,上市计划似乎可以全速推进了。 但是天公不作美,通常公司上市需要主业产品价格高涨,发行的股票才能卖出好价钱,沙特阿美上市面临的却是十几年来最严重的国际石油市场暴跌局面,过低油价将使王储的融资目标化为泡影。 据报道,能源资讯公司Rystad Energy的一位高级合伙人认为,石油价格达到70美元/桶时,沙特王储估计的2万亿美元市值才有可能实现,而且需要高油价和高产量同时具备。 因此,身负重任的萨勒曼王储在多次推迟沙特阿美上市日程以等待油价回升的同时,还积极在政治、军事领域主动出击,力图尽快把油价推到适当的高位。

第二把火烧向政治领域

2017年11月初开始,沙特掀起了一场反腐风暴,富商、王子、高官悉数落马,涉案人员级别之高、影响之大,实属空前。 外界对此作出的各种猜测,不外乎“铲除异己、巩固政权,为王储登基铺路”,如此等等。 但沙特财政部长贾丹则强调:“沙特建立最高反腐委员会和抓捕贪官是为加强对法律的信心和维护沙特的健康投资环境,为经济改革铺路。 ”迪拜石油咨询公司Qamar Energy首席执行官罗宾·米尔斯进一步指出,反腐运动显然是穆罕默德王储发起的先发制人式的行动,目的是进一步确立权威,铲除任何阻碍改革计划的人,并获得公众对经济和社会改革的支持。 投行Exotix集团全球股票研究主管Hasnain Malik的分析更直指要害:“这是沙特最新的集权行为,这种集权化是推动经济紧缩和转型的必要条件,而这正是投资者所关注的。 ”为了安抚国内外的投资者,沙特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也发表声明称,沙特承诺保护在境内外所有个人、私营机构及国有和外资公司的权利,其中“包括那些部分或者完全隶属于因腐败指控而被捕人员的贸易、金融和经济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沙特反腐风暴除在其国内产生种种政治影响之外,还带来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欧佩克减产协议没能实现的推升国际油价的目标,沙特反腐却立竿见影地实现了,国际油价在短短几天内蹿升至两年半来最高水平, 两大原油期货市场价格均达到60美元/桶以上。 对于这个令人困惑不解的现象,油价网一则评论事后诸葛亮式地认为,反腐行动显然是沙特推升油价的障眼法,看似与油价“毫无关系”的事件,反而推动了油价大幅上涨。 与这些表象猜测不同,加拿大皇家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海伦娜·克罗夫特的深度分析道出了其中奥妙,她指出,沙特反腐旨在集中力量致力于经济改革,意味着降低对传统油气领域的投资,转而发展新型经济,那么传统油气产能的增幅将得到控制, 这便是有利于国际油市抬升的信号。 她很具体地补充指出,60美元/桶以上的油价将为沙特经济改革提供最佳条件。 有西方分析人员对此表示赞同说,如果穆罕默德王储能紧紧抓住权力、延长石油减产,让油价维持在60美元/桶或以上,那么沙特阿美IPO很可能受到投资者抢购。 由此可见,不管萨勒曼王储事先是否有意谋划,他的反腐风暴确实是实现集权和推升油价一箭双雕的高招。

第三把火烧向沙特国外的军事和外交行动

在这方面,一般评论都会列举沙特兴师动众却得失参半的对也门军事行动,及“群殴”卡塔尔的断交风波。 但要指出的是,透过沙特一连串军事、外交行动的表象,可以分析出萨勒曼王储的最终目的,是要把美国推上围攻伊朗的前线,让美国助力沙特彻底消除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 近期沙特的每次重大行动前后,都有美国的身影时隐时现;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在中东采取的新政策,同样是与沙特进行了或明或暗的沟通协调的结果。

沙特与美国在中东地区问题上的复杂博弈,最典型的例子是伊朗核武问题。 奥巴马时期的美国政府为了从中东脱身,力图在伊朗和沙特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奥巴马顶住沙特的强烈反对,与伊朗签署了伊核协议,逐步解除了对伊朗的制裁,这深深刺伤了沙特。 好在奥巴马任期很快结束,处处与奥巴马“对着干”的特朗普上台。 特朗普意欲通过强调伊朗和“伊斯兰国”的威胁,使美国在经济上可以向中东盟友推销军火,在政治上则可以让盟友在安全上更加依赖美国,使美国重新在中东地区获得主导权。 这一点被萨勒曼王储的沙特方面巧妙加以利用,或明里一掷千金与美国签下千亿美元的武器采购大单,或暗里默许甚至支持特朗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以激化美国与伊朗等伊斯兰反美国家的矛盾, 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把美国推到围攻伊朗的最前线。 实现这一目标的标志就是美国彻底下决心废除伊核协议,重新全面制裁伊朗。 但是,经过特朗普与欧洲盟国及国内反对派各方博弈,2018年1月15日华盛顿传来最新消息,白宫发布一份声明表示,因与美国的欧洲盟友达成共识,将修补伊朗核协议的“可怕缺陷”,所以美国暂不恢复对伊朗的制裁。 但同时提出警告称,“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共识不复存在,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 由此看来,虽然美国又向伊朗逼近了一大步,但仍未能完全如沙特所愿。 未来中东地区是否会爆发美伊冲突,还取决于美欧之间、美俄之间的复杂博弈。

推升国际油价最可能顺利实现

综上所述,雄心勃勃的沙特新王储一系列新举措目标有三:对内集权,为自己登上王位、为沙特实施改革与转型创造条件;对外四面出击,谋求沙特在中东的中枢地位,拉美国下水一起围攻伊朗;通过欧佩克内外上下其手,多方刺激, 推升油价至适当高位。 三个目标中,推升国际油价看来是最可能顺利实现的。 但沙特王储心中的理想油价目标并不是越高越好,因为油价过高会让同为产油国的死敌伊朗恢复元气,也给石油市场上的头号对手俄罗斯抢夺市场份额的机会,还有欧佩克产油国近两年最为头疼的竞争对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也会趁机爆发。 所以,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沙特理想的油价目标是70美元/桶左右。 能否精准达至这一目标,要看沙特在四面出击的同时,能否掌控好多方面举措的力度和微妙平衡。 至于其他两个宏大愿景,很大程度上不是沙特一国所能决定的,更不是萨勒曼王储一派势力的努力就能实现的,而是取决于围绕中东地区的美欧俄中等大国之间的复杂博弈。 但无论如何,新王储力图振兴沙特的种种努力,给正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企业提供了投资获利的新机遇,其中特别是油气合作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潜力巨大,值得关注。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办公厅电子科技学院)


延伸阅读
 
 
<返回频道首页>
 
 
   石化要闻
· 江苏油田:水乡油田践行绿色承诺
· 西北油田实现“天空陆地立体交叉巡线”
· 广东石油强化制度建设促进企业发展
· 海南炼化公司连续2年获得集团公司节能先进单位
· 上海院科研人员参加美国化学会第255届年会
· 中国石化煤化工高压涂覆料打开华南市场
· 武汉石化检验中心正式通过CNAS认证
· 巴陵石化666名志愿者今春无偿献血230700毫升
   图片新闻
巴陵石化幼儿“春游”消防中心 胜利油田河口厂积极应对“4.3风暴潮”来袭
普光气田探索气井高效开发新模式 脱贫攻坚:15家单位撤出 13项业务移交
   高层动态
· 戴厚良会见宁波市党政主要领导
· 凌逸群会见哈国油公司执行副总裁
· 李勇会见埃及阿帕奇公司副总裁
· 戴厚良会见天津市客人
   行业·国际
· 7家银行为中化进行20亿美元石油资产IPO
· 沙特阿美与法国企业签署价值100亿美元协议
· 埃克森、卡塔尔就美国页岩气潜在协议展开谈判
· 道达尔斥资3亿美元收购墨西哥湾石油资产
· 沙特阿美:在胡塞武装宣布恐袭后吉赞设施安全
· 更多非常规石油产量即将涌入市场
· 印度和沙特计划在印度西部投资新建炼油厂
· 阿布扎比首次竞标6个石油和天然气区块
   行业·国内
· 周四成品油价或年内第二次搁浅
· 湖北能源:拟25亿元投建LNG集散中心
· 青海油田油气产量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 广汇能源2017年净利润增幅超200%%
· 中国石油天然气销售东部公司月销首超40亿方
· 中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范围 税改红利初显
· 去冬今春天然气供应有惊无险 平稳度过
· 节能环保行业 76家公司去年净利超亿元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